首页|集团概况|新闻中心|产业板块|经营管理|安全生产|党群工作|科技创新|人力资源|企业文化|民生通道|新矿商务
当前位置: 首页>>文学作品>>正文
热点新闻
·   集团公司召开下半...
·   集团公司举办庆祝...
·   泰安市委副书记张...
·   集团公司与江能集...
·   山东能源集团党委...
·   集团公司领导对机...
·   各单位认真学习董...
·   张若祥到泰山能源...
·   张若祥、葛茂新会...
·   张若祥、葛茂新会...
文学作品
莫名的感动
发布日期:2017-09-01
  作者:张连营  来源:本站新闻   (点击: )

我这人很感性的,生活中一些平常人眼中的点滴平常事却时常感动着我,往往是莫可名状的。古尔邦节到了,这是一个信仰伊斯兰教的少数民族的盛大节日。走在伊宁市的街头、公园、或偶尔途经某一农家小院露头向里一瞧时,抑或在乡村大巴扎(集市)、劳作的田间和牧羊的归途,经常碰到了民族同胞们脸上荡漾着幸福快乐的笑意。那笑意仿佛似湖面因风而的微澜,不经意间荡在了我的脸上,涌进了我的心湖,将我的思绪又轻轻推回到往昔悠悠岁月的堤岸。那时的岁月如此静好!

记得那是多年前的一个秋林飞黄的下午,那时我还在伊犁一矿工作。周末到了,暂时放下了紧张了一周的工作,思家而不能回,且到矿外走走,散散心,并给自己找了个闲暇的理由:矿区四野秋意正浓,不可不赏。听说,矿东琼博拉沟里林壑尤美,落叶纷飞满地黄,涧泉潺潺击石响,羔羊饱卧晒斜阳。

好一幅秋意图,正可谓醉翁之意不在酒。从矿南门至最近的乡琼博拉有条公路长3.8公里,斗折蛇行,蜿蜒若动,路旁劲草已枯,林木兀立,远望浮云游荡天际,大地辽阔静寂无声,群山叠嶂雪染山头,偶有鸟雀于路旁草从蜂涌而起,旋又忽坠丛林,一阵聒噪之后,天地又归于沉寂。

行至路途过半而少有行人和车辆,彼时仿佛只我一人在天地间。我驻足凝望这美好而寂寥的秋色。一辆重型卡车携风呼啸而过,在我前面50多米的地方戛然而止。起初我以为是汽车突然出现了故障,司机被迫紧急停车,直到那车徐徐倒车后退,离我越来越近,我又猜想他可能是在向我问路。不过,我又错了。

司机轻轻摇下窗户,看见了他风尘仆仆黝黑的倦容,但仍笑意满满。“伊犁一筐(矿)的吗?”我说是,并告诉他可以一直向前开,没有岔路,很快就会达到琼博拉乡。他的脸上却现了不好意的神态,他挠了挠了头发,“这路我熟得很!我是想问你是去乡里买东西吗?捎你一程。”他的汉语不是很标准,带着浓郁的维族口音。

我很惊讶,惊讶于我刚才猜想的错误,更惊讶于如此重型卡车因我而停留,停车费时,起步费油。我慌忙连声道谢,并说我是外出散步的,并不需要他的帮助,热合买提,阿达西!(谢谢你,朋友)。知道我不是搭车的,他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轻轻摇上窗户,慢慢将卡车起步,很快地消失在拐弯处。又一陈秋风抚面而来,浓浓的秋意,我却全身感觉格外的温暖。

新疆地域辽阔,在新疆人眼里,十里八里不算路,但是如果步行的话,因路程中荒芜和人烟稀少,却是非常漫长的煎熬,因为30、40里路遇不到村落和人家是很正常的事,因此当地的少数民族家家户户家里至少是摩托车成了出行的必要交通工具。在内地,除了公交车、出租车打招呼停车之外,其他的机动车是很少为孤独的行人主动停留的,当然熟人和问路的除外。

刚才的维族同胞在我的记忆中的印象一会儿功夫就已变得模糊了,我当然不是他所谓的熟人;从一矿南门至琼博拉乡只有一条唯一的公路,没有叉路口,我那时才想明白他自然是不会向我问路的;他是维族人,我是汉族人,有着不同的面孔、宗教信仰和民族语言,相互交流也是一件很费心的事情,开卡车的司机每天都很辛苦的,从他倦容上可以得知,这些都是他不为我停车驻足的很理所当然的正当理由。但他仍然为我停留,我想这就是民风贵在古朴,美丽缘自爱心的缘故吧。

我停下了脚步,没有继续前行,前方美丽景致已不重要了,因为我已经看到了更美丽的东西,那是心灵中很美的画卷,我想要尽快地用文字将其描画出来,将这段来自路上莫名的感动作为记忆中的珍藏,使得我自己无论在怎样的孤独寂寞里,痛苦挣扎中总是有一种暖暖的感觉在感染我,催促我,鼓励我不忘初心,继续前行,因为在路上我并非是一个人在独行;在这个有爱、友善、优美的民族和谐相居、地企相融共生的琼博拉乡,我们要愉快地工作着,幸福地生活着,直面工作中的郁郁不得志,生活的艰辛与困苦,努力前行。

曾经有这样一段话恰能正应此时此景此情:看山思水流,触景进乡愁,问君意随流,绵愁几时休,念己勿念欲,行己知行义,相离莫相忘,且行且珍惜……

上一条:追忆华年
下一条:致爱人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本网站所刊登各类新闻、信息、图片和各种专题资料,均为新矿集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鲁ICP备05003184号
您是第 位来访者